漂 流 木 - 第七輯 我的漂流木


寶島台灣,是個山脈密集的島嶼,高山密度位居世界前列。相對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積,便有三千公尺級的高山三百多座,巍巍矗立在太平洋西岸,用他們綠色的身軀迎接亞熱帶的海潮和頻繁的颱風。


颱風每年光臨台灣十餘次以上,來勢兇猛,摧枯拉朽。被狂風折斷的樹木便從山上沖到了​​溪谷,有近千年的神木枝椏,有老樹根和截斷的樹幹。這些叫人疼惜的漂流木,在完成了淨化自然和保護人類的使命後,經歲月的爆曬和暴雨的沖洗,都脫去了樹皮,像一架架白色的骨骸,橫豎不一地躺在峽谷轉入大海的溪口,與粗樸的鵝卵石構成瞭如詩般孤傲的風景。


颱風過後,遼闊天宇那麼的素淨,慈愛的陽光輕柔地撫慰著幽靜的綠野。溪口的漂流木,大些的有一人多高,小的像手臂般長短不等,由於它們獨到的美感,因而當地很多酷愛木雕的藝術家,便在颱風之後,到溪口尋寶。有的做成咖啡屋裡的展示架。小一點的還做成鄉村拙樸的路標指示牌。碰到奇特的樹根,還可以雕塑成大大小小的人物和動物,還有的把帶著木香的樹幹,橫切成一片片的小圓片做成茶墊。當然,好的漂流木碰到好的藝術家,便可能登上藝術的殿堂,給人們展示質樸的享受和人文的氣息。


那些實用的藝術家則不同了,他們以親近自然而陶醉其中,有的把大一點的樹幹在海邊搭起美麗的夢幻平台,有的在森林步道邊蓋起涼亭;更有原住民,因地理的方便,他們通常撿拾大的漂流木,加上茅草屋頂,便成了實實在在的風情小屋。


身上沒有幾個藝術細胞的我,每當看見山中咖啡屋或商店裡那些酷似印第安人風貌的雕飾,心底總有一種非常奇妙的歡愉,沿著血管奔放。它鼓動著我從基隆開車前往深山一帶,去找尋“國寶”般的藝術,給漂流木“再生”的機會。想到他們從種子到怎樣地頂開地面硬殼,從幼芽怎樣長成茂樹,又經大自然的颱風肆虐暴衝,難以割捨地折離樹幹,順著山洪漂流至此,我就有了一顆敬畏感恩的謙卑之心,去享受那種自然的純真和豐厚,並一次次叩擊靈魂創意的快感。那些河床上的漂流木,從來沒有懷才不遇的抱怨,也沒有斷肢殘臂的煩惱,更不張揚自己過去的繽紛與茂盛,它們任我們跳來撿去,抱起放下,使我像個天真的孩子,貪心而快慰,彷彿把全世界的寶貝都摟在了懷裡,如同從圖書館抱回家一堆心愛的書籍。


興奮過後,這里便是一種靜心。這裡沒有城市喧囂的煙塵,也沒有城市急促的腳步,映入眼簾的是海邊吊床般的寧靜與悠閒,以及蒼石青苔絲絲的生命與呼吸。在軟軟的南風裡,我可以抬頭飽覽雲影掠過山脈,也可以低頭凝視滿身鮮翠的樹影。我突然覺得,我就是峽谷中靜穆的一棵樹,在原野重疊的綠意中,出塵地禪悟自己;我也是溪流邊的一株草,在高高的蒼穹下,不求奢華地軟臥大地。在這高山流水、讀雲讀樹的日子裡,不必為颱風後高漲的菜價而煩惱,也不必擔心華而街的金融危機把自己的腰包貶值。


當盡興結束這場戶外的尋寶之旅,我懷抱起我的“寶貝”,順著天街般的山路回家時,心中一股暗流竟隱隱地流過心頭:這一根根靜默的漂流木,不就像當年的“外省老兵”嗎?他們從大陸漂來台灣,上無片瓦,下無插針之地,面對無常的人生,他們都把自己奉獻給了這快土地。無論是在人際罕見的蠻荒地帶,還是在危機四伏的懸崖陡壁,他們修路架橋,開鑿隧道,在烈日蒸騰的暑氣中揮汗如雨,耗盡了一生的血汗。如今這些“外省老兵”都到了耆耋的年齡,他們還是不忘中國人的根本,在汶川遭受特大地震的時候,他們“老兵同鄉會”,竟然捐出了上千萬元。


人生猶如漂流木,有繽紛壯麗的年華,也有極盡曲折的挫傷。我們都是人生的過客,在歷經生命絕境的時候,依然應該顯現出生命的忍性。回到家,我騰空客廳的一角,把粗一些的樹根培上新土,栽植幾棵四季常綠的“黃金葛”,後方植立兩排形態各異的漂流木枝椏,在草皮和鵝卵石的陪伴中重生。每當太陽西斜的時候,襯著杏黃的牆壁,立體著曠野氣息的景觀組合,空氣中就嗅出了深山溪谷的清香。我時常久久地沉浸其中,細細咀嚼著它們繽紛而後的素樸,以及壯烈而後的從容。


人生何嘗不應該是漂流木,鉛華褪盡,是挺直的骨頭!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冠軍美睫師 的頭像
冠軍美睫師

新北市美睫店推薦新莊接睫毛新莊霧眉美苙婕資深美睫師新莊飄眉種睫毛優惠

冠軍美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